首页 > 慢文化 > 历史上的今天 > 正文

1948年11月2日 沈阳解放

2013年11月02日 00:00:00   作者:秦悦   文章来源:中国新闻周刊网

1948年,转折之年。沈阳解放,标志着三年东北解放战争的胜利结束。乾坤就此扭转,国家的新生在希望的曙光中变得指日可待。”沈阳为什么重要?当时已兼任东北财经委员会主任的陈云是如何顺利“接收沈阳”的?

        【中国新闻周刊网11月2日综合报道(记者 秦悦)】历史上的今天,1948年11月2日,东北人民解放军完全解放东北最大城市沈阳,守敌全部解决。我军入城后,久受蒋匪压迫的群众夹道欢迎。城市秩序正迅速恢复中。  

 1948年11月2日 沈阳解放 

  人民解放军冲入“东北剿匪总司令部”大楼         

  沈阳为什么如此重要

  日本法西斯战败投降后,东北地区成为举世关注的焦点,这里工业发达、资源丰富、交通便利,有上百万高素质的产业工人和众多技师,谁占据了东北,谁就能有效地掌控一块极具价值的战略后方,对中国共产党而言,尤其是这样,因为当时我党控制的解放区大多在北方,与东北邻近甚至邻接,而且东北背靠当时的苏联,边境的军事负担很小,这增添了巨大的地缘价值。

  而对于与中国的前途息息相关的美苏两国,也分别作为冷战东西两大阵营的代表,而对在东北拉开序幕的大决战极为关注,对沈阳的命运极为关注。

  故而在长达三年多的东北解放战争期间,我党我军各条战线的干部战士不断进入东北。

  从20世纪30年代开始,东北地区的重工业建成了完整的工业体系,成为东北亚最先进的工业基地。农业方面,东北的经济作物为春麦、大豆、马铃薯、玉米、甜菜、高粱,其农作物分布有些微的区域差异,北部盛产大豆、甜菜、大米等,中部则盛产高粱、小米、棉、花生等,南部则盛产温带水果、玉米、棉花等,“寒暖农分异,干湿林牧全,麦菽遍北地,花果布南山”即说明了农作物的分布现象。

  而在将这片沃土的各个重要经济地区连接起来的,是当时中国境内最发达的交通网,这个交通网的中心枢纽,正是沈阳。

  沈阳,当时中国最重要的重工业中心,旧中国一共有二百多万产业工人,沈阳就有数十万(包括当时因国民党政府接管不善而失业者);东北近百家各类大型银行、商号、药房,总号大多设在沈阳。

  从一个最直观的角度看:当时节制着上百万国民党武装人员(含国民党正规军、收编的民团与土匪组织、警察和特务人员)的“东北剿总”总部机关就设在沈阳。

  欲解决全国问题,必解决东北问题;欲解决东北问题,必解决沈阳问题。沈阳成了兵家必争的锁钥之地。

  而这“争”的关键,并不是军事上的胜败那么简单,最重要的是,如何接收和管理好这座巨大的机器之城。

  国民党在东北的失败,除了在军事上的失败之外,还有一个极其重要的原因,就是没有能够接收和管理好以沈阳为核心的工业城市群,导致工人大量失业、商号破产、饿殍遍地、民怨沸腾,最终招致全盘崩溃。

  那么,在东北解放战争的后期,中国共产党是如何改变工作重心,并做好了城市接收工作的呢?

  新中国治天下的“沈阳经验”

  1948年下半年,经过3年奋战,中国共产党在东北终于由劣势转为优势。东北决战的时机成熟了。从1948年9月12日至11月2日,在以毛泽东为首的中共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的直接领导下,发动了辽沈战役,总共歼灭国民党军队47万余人,并完整地解放了沈阳。

  看着眼前的大城市,当时已兼任东北财经委员会主任的陈云心中有数:打天下不易,治天下更不易。

  就在东北大决战前夕,1948年8月,陈云给中共中央发去一份由他亲自起草的重要报告,即《把财经工作提到重要位置上来》。报告指出,仅仅半年时间,东北粮食“由2月底的每斤160元涨为今天的1600元”,“平均物价指数也涨了近三倍半”。物价暴涨,“东北公营企业工薪标准又太低,因此,四五月间工人大躁不安”。陈云就此提出:在军事上胜利时,必须注意财经问题。

  由于陈云很重视“治天下”,这样,便由陈云负责东北大城市的接收工作。陈云曾回忆说:“沈阳接收工作,准备时间非常仓促。东北局于十月二十七日决定军管人选,二十八日开动员大会,十一月二日战斗结束,即进沈阳城。好在沈阳未经激烈战斗,军管会人员进去快,一般国民党未搬走的工厂机器,均保持得完整无损。”

  陈云只花了一个月,就妥善地解决了沈阳从国民党手中转换到中国共产党手中这一“转轨”工作。他根据接收沈阳的经验,于1948年11月28日写出专门报告,给中共中央东北局并转中共中央,中央十分重视陈云的《接收沈阳的经验》这一报告,转发给各中央局和各前委,列为中国共产党接收城市的“样板”。从此,新中国的军队每占领一座城市,都参照陈云的报告执行。

  陈云后来总结了接收沈阳的五点具体方法:

  一,首先要恢复电力供应。

  二,要迅速解决金融物价问题。

  三,敌警察必须收缴枪支,让其徒手服务。交通警察尽快站岗,消防队各守原位,户籍警察大都可留。

  四,稳定人心,传布政策,主要靠报纸。城市的人有看报习惯,不可一日无报。于是解放军进城之后,我们就推出了《沈阳时报》(后由从哈尔滨迁回的《东北日报》接替)、《工人报》(即后来的《沈阳日报》)等报纸。

  五,工资问题要妥善解决。

  陈云在报告中,总结了接收沈阳的十六字诀:“各按系统,自上而下,原封不动,先接后分。”

  沈阳的新生震动了世界

  沈阳解放前,市内人口共有100万左右。两年后的1950年,沈阳市内人口增加到150余万人。人口增加原因,主要是外地职工流入沈阳,农民进城参加建设、各地青年来沈学习的缘故。当时,近一半的沈阳居民为工人!

  解放前,沈阳只有两家公立医院,儿童死亡率达到40%。沈阳解放后短短4年内,儿童的死亡率便缩减为1.48%。新生的沈阳,展现出勃勃生机。

  1948年的世界丰富多彩:缅甸、斯里兰卡独立。韩国、以色列国成立。捷克斯洛伐克共产党上台。第14届夏季奥运会在英国伦敦开幕。法国男星让·雷诺、英国的查尔斯王子在这年出生,而印度的圣雄甘地,中国的朱自清、冯玉祥都在这年离世,“星虎号”飞机在百慕大失踪,“百慕大三角之谜”从此为世人所知……

  而这一切,都没有辽沈战役的胜利和沈阳解放带给世界的震动更大,因为从这时起,中国的颜色要改变了。

  11月6日,淮海战役开始。随着东北的人民军队大举入关,平津战役一触即发,全国各大战场上也捷报频传——而这一切的战略总后方,是东北,是沈阳。

  附:沈阳及相邻城市刚解放时的情况简介

  沈阳、抚顺、本溪、鞍山,是中国最大的工矿业中心。在这里,作为重工业生产基础的煤、铁和钢的产量在全国都占第一位。此外,还有最大的铁路工厂、兵工厂、水泥厂及许多化学工业和相当高度发展的轻工业。

  沈阳是东北第一个大城市。城濒辽河北岸,处南满大平原的中心,最盛时拥有人口200余万,现有人口约180万。是安沈、沈吉两条铁路的起点,北宁铁路的终点,长新铁路长(春)旅(顺)段的中点及其通营口支线的起点。日本投降前,市内中型以上的工厂将近1000家,包括机械、器具、纺织、金属工业、化学、玻璃、食品、造纸、印刷、烟草等轻重工业。日本投降后,经国民党统治时期的“接收”劫夺,工厂倒闭者十之八、九。

        1931年“九一八”事变,蒋介石不抵抗而放弃沈阳,使此东北名城陷于日寇之手达14年之久。14年中沈市人民受尽了凌辱。1945年“八·一五”东北解放后,人民方庆苏生,蒋介石借口“接收主权”于1946年3月12日将沈阳由人民手中夺取,并以其为侵掠全东北的基地。1947年以来,东北解放军转入攻势,东北蒋占区日益缩小。1948年春季以后,沈阳及其外围已完全孤立。1948年我军秋季攻势发动后,不及两个月,即接连获得解放锦州、解放长春及全歼廖耀湘兵团12个师的3次大捷,沈阳蒋军形势愈见危殆。蒋贼虽在一月之内三度飞临沈阳,亲自指挥作战,但每一次都加速了东北蒋匪的崩溃。这一个东北最大的城市,于11月2日重归人民之手。

  被称为中国“煤都”的抚顺,位于沈阳东北35公里,市区人口在伪满时达37万。抚顺煤矿区,东西17公里,南北4公里,约6000余万平方米,全部储量达5亿吨,最高年产量可达1000余万吨,占东北全部煤产74%。该区煤矿不仅储量大,且煤层极厚,西部最厚处达120米,东部最薄部亦达15米,平均厚36米。除煤矿外并有大规模的发电所、瓦斯工厂及机械、窑业、油母贝岩、人造汽油、制铝等轻重工业。“八一五”时,抚顺曾经我军解放,1946年3月21日又为蒋匪侵占。此后煤的产量锐减,每月最高产量未达14万吨,大部矿区均被水淹,日产量不足发电之用。

  以煤铁工业著称的本溪,距沈阳东南70余公里,市区位于太子河沿岸之狭长地区。据日寇钢铁株式会社调查,本溪煤之储藏量约3.7亿吨,铁之储藏量4.57亿吨,另有其他矿藏1.57亿万吨及硫化铁250万吨。除大规模之铁矿公司外,日寇并于此设有特殊钢、洋灰、白云母、砖瓦、木料、造纸等大工厂多处,并于本溪以南之宫原地区设大规模机械制造厂。“八一五”后,本溪为我首次解放,1946年5月3日被蒋匪侵占,去年夏季攻势中曾为我一度收复。

  在沈阳南80余公里的鞍山,在中长路上辽阳与海城之间,为远东最大的炼钢厂之一的所在地,有“钢都”之称。铁的蕴藏量达6亿吨,占东北铁矿总藏量的75%。日寇投降前,年可产铣铁70万吨,钢材50万吨。“八一五”后,我一度解放,后被蒋匪侵占,1948年2月19日为我收复。10月间沈阳之敌企图经鞍山海城通往营口逃走,曾一度侵陷该地,此次再告光复。

1948年11月2日 沈阳解放 

  沈阳人民欢庆东北解放

(综合人民网、沈阳晚报等报道)

编辑:秦悦

分享到:


声明:凡标注有“cnsphoto”字样的图片版权,未经书面授权,不得转载使用。
声明:凡本网注明转载自其他媒体的作品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凡注明来源中国新闻周刊网的作品,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注明"来源:中国新闻周刊网"。(点此查看《版权声明》)

x